学子风采
学子美文首页 > 学子美文 > 正文
树贤
更新时间:2019-09-02 09:50:10  |  供稿:  |  点击次数:239次





月亮或空空荡荡(组诗)

中宵栖复惊

三更已过,灯火逐渐熄灭

敲打木头的更夫在古代昏昏欲睡

麦仓里的老鼠拐进了另外一条地道

雾霭铺散在大地之上,月光下

白茫茫,白茫茫


背着行囊,我蹑手蹑脚地

站在了空荡荡的打麦场

草垛肥美,我心怀着内疚悲秋

下意识地摸了摸

嘴唇上的苍老


我刚要进门,看见屋里的灯亮了

我隐约听见母亲喊了我一声乳名

那时候的确三更已过


马家窑

在定西,我买过一只素陶罐

做工粗粝,土质坚硬

清苦的岁月中,是梦

将我逐步带入那遥远的部落中

煮水熬饭,火种明灭闪烁

透过这个陶罐

我能听到他们互相对话的声音

含着古老的情欲,对生的诉求

这诉求在子夜的山洞里如同水滴

洞口的月亮寒冷且迷人

月光疲惫,步履艰难

倒也无人关心旅途或自由

他们的胸膛前挂着兽骨编成的项链

他们的孩子,眼光中透露出比面对死亡

更具魅力的坚毅


降临

如你的目光自草尖落下

惊动两只鸟儿


如祁连山麓的匈奴看见大汉的骑兵

冰川悄悄融化


如一枝梅花儿,抖落身上的雪

站在故乡的门前


如你的声音,刺一般

穿进羊皮制成的喇叭


夜又深了一些,刀刃上

你提着影子疾速奔跑


白露

——致阿信

灯光闪烁,有人不断讲述阿信的过去

讲甘南草原的壮阔与朴实的羊群

也有人千方百计地调侃伤感与尴尬

语言相对,面面相觑,一匹幸福的马

沉浸在无法防范的记忆里


言辞之中,避开真相后,他

想起二十多年前放弃的城

和一位不在场的女诗人,一块坚硬的石头

以及当时被人发现、称赞的年轻

由青海湖辨析过的美好


一笔一笔覆盖在那片写诗的草原上

今夜的露水,已经开始准备

第二天清晨的晃动

而阿信依旧踏着潮湿,孤寂地

穿行在胸膛前的空旷里


2018年白露


傍晚的时候你依然要继续赶路

要延长生与消亡之间的距离

往西,你的头顶,云

推搡着云

那种云像极了

送你的那个人


山坡上的桦树叶,脸色绯红

火焰温柔地流过每一叶片的纹路


如此壮烈,时间固执地移动,云

倚在西山

抱着彤红色的命,命里

你空荡的内心暗暗忧伤


那远行的步子

属于天空

那燃烧

——即将摸索到灯盏时的黑暗


雨落在唐朝,城头上的月光

早被胡马杀死在桥头

你捉半截柏枝,站在白塔山

张望朝代更迭的模糊轮廓

梦一场啊!那时你怀着清悄的疑惑

执笔向西北,画出头戴王冠的狼站在风前


夜里,雨水越聚越多,那些

潮湿的身躯践行着自己的宿命

疲惫地走下山坡


历史依旧继续谱写着,你

看到秋雨中刀剑上飞扬的锐利

其实也无非秋水测漂泊


看不清苦行僧敲击清晨的脚步

朝堂里进退的马蹄渐次抵达黎明

(雾气的根系蔓延成白色的渔网

繁茂成为新世纪的另一种穿戴)


手电筒的光还不够坚硬

穿透不了雾打的壁墙

人们围坐在古塔前谈起惊心的亘古

(藏起手表,你假装不知道时间

你假装躲过了一场战火)


太阳:从未屈服过人间的模糊界线


你认得一片逐渐枯萎的蒿草

月光下,你抬起目光

你说你认得那一排渐次消失的脚印


啜饮月光的那片草原上

牧人重新命名一只耳朵

你听见嘶哑的割裂声

穿越千年


静!即便雪抚平了所有的杀戮

你也认得马骨垒成的城堡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岑参


月明星稀,是你

提着影子往故乡的方向奔跑,引来

一道风,割开了沿途的红石榴

这么些年,你在石榴的裂痕中端坐

它们替你说话,替你泪光闪烁


亟欲问候:时间的牙齿发黄,长出新的旧

月光如沙子般填满了世界的坑坑洼洼


树贤,青年诗人,原名冯树贤,甘肃白银人,著有诗集《逃上一棵树》《白银之歌》,曾获第六届黄河文学奖诗歌青年奖,中文系2016届毕业生。

分享到: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赵琳